此外,也有社会学专家指出,这一计划没有针对极端化案例多发的弱势地区采取经济或者社会保障类措施,从长期来看,无法真正地解决问题。新的计划过于强调“打压”,缺少了“融合”的内容。目前的“打压”措施可能导致一些年轻人变成真正的极端分子,恐怕适得其反。如何帮助极端化的年轻人完成“自我救赎”,融入到社会集体中,重新就业和生活,值得政府做更长远的考虑。

德国莱比锡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让•雅克•胡布林(Jean-Jacques Hublin)表示:"此前普遍认为,洞穴绘画是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之间的主要‘文化障碍'。这一发现正在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对古代人创作能力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