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般不叫他们爷爷奶奶,是叫叔叔阿姨。因为这样显得他们更年轻……”文中这名曾经的保健品销售员说,为了研究顾客,每晚会召开长达5个小时的会议,四五个人琢磨一个老人,专门针对他们的性格、家庭以及收入状况进行分析,并且制定第二天的计划。计划内容包括确定和老人下一步的聊天话题,有时候会细致到,见面第一句话和老人说什么,老人作出不同情况的回应后,又该如何应答。

这名员工所说的“互相指责双方的战略判读出现失误”,分别指的是吴忌寒支持BCH,以及詹克团支持AI。这两样战略举措都很烧钱,同时又都没有带来什么收入。以BCH为例,在2017年BTC硬分叉后,比特大陆放弃了挖取比特币的利润,投入了许多算力去挖BCH,同时又将不少BTC换成BCH去拉盘。截至2018年3 月31 日,比特大陆中国公司持有超过100 万枚比特币现金(BCH);而截至目前,一枚BCH的价格仅为130美元,不足BTC的二十五分之一。站在今日今时来看,比特大陆押注BCH的战略无疑是一件坏生意。